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中信信托湖北项目踩地雷 兑付危机幽灵再现

2018-12-07 22:50:08
中信信托湖北项目踩地雷 兑付危机幽灵再现 中国网12月18日讯(记者 郭纪亭)高起点,稳定收益一直被认为是信托产品的独有特点。信托产品也正因低风险的特质而受到投资者的青睐。但对于中信信托来说,其部分产品却逐渐失去信托产品应有的稳健、低风险的特点。 继此前与山西普大煤业合作的信托产品深陷漩涡之后,中信信托“中信制造 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近日又被爆出现兑付危机。 “中信制造 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中信信托为湖北省第二大民企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下称“三峡全通”)募集资金而发行的信托产品,共发行4期,募集资金总额13.35亿元。据媒体报道,其标的企业三峡全通目前已濒临破产,2012年12月之后,中信信托将为此项目集中面对利息与本金的兑付压力。 尽管三峡全通总经理已通过媒体公开回应称,三峡全通濒临破产并不属实,但所谓信心堪比黄金,“三峡全通濒临破产”“银行逾70亿贷款被套”等消息传出,各路资金回收,企业资金链更是愈发紧张。 12月14日,中国网记者在工作时间致电 “中信制造 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所公布三名信托执行经理陈颖、赵勇、戴家凯的电话,均无人接听。三峡全通董事长办公室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网记者电话采访时称,目前公司资金链确实很紧张。对于能否按时支付中信信托所发布的“中信制造 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该人士表示不清楚。 面对汹涌而来的质疑,融资方中信信托表示,“可能会启动3个月延长期,以处理抵押物。” 而这在一方面恰印证了传闻中所称中信信托的兑付压力。 三峡全通危机频现 中信信托火中取栗 “中信制造 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期成立于2011年12月28日,媒体报道的消息显示,早在信托计划迅速募集之前,三峡全通资金链已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2011年8月公司已出现生产线全线停产的危机,中信信托在这一时机,力排众议,为三峡全通募集资金,可谓火中取栗。 募集说明书显示,“中信制造 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期)”的资金用途为“向宜昌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分期发放信托贷款用以补充其流动资金 ”。这一信托产品的担保措施分别为:1.宜昌市夷陵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评估值不低于30.7亿元(经北京首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面积为2800亩的两块住宅和商业用地,为本信托计划的还款提供抵押担保,抵押率为36.16%。 2.三峡全通实际控制人梁士臣为本信托计划项下的贷款本息提供个人连带责任担保。 3.宜昌市夷陵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按照与优先级1:3的比例,认购信托计划普通级受益权,普通级受益权劣后于优先级受益权的偿付。 对此,一位信托业人士表示,融资企业为了更大限度地获得资金,往往会出现多重质押的现象。由于融资环境复杂,互相担保或违规担保的情况时有发生,而信托产品在进入之前的尽职调查常常不能够发现标的企业隐藏的风险,这就增加了信托产品的风险。在银根收紧、资金紧张的2012年,这一现象尤为常见。 “速成明星”三峡全通衰落真相 三峡全通是湖北第二大民企、宜昌市招商项目,2009年初在湖北宜昌注册成立。尽管成立时间不长,但借助十余家银行提供的逾70亿元融资,三峡全通两年内上马90条生产线,建设620万吨产能,成为全国的涂镀板生产基地。三峡全通的建设投产创下为当地领导所津津乐道的“宜昌速度”。 在这一模式下,巨资打造的明星民营企业一时光环笼罩,2012年9月1日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联合发布《2012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成立仅3年的三峡全通冲进中企500强,被誉为楚天大地的一匹“黑马”。 速成式发展之后往往是急速的衰落,这两者甚至相伴而生。公开信息显示, 三峡全通流动资金的巨大缺口早在2011年年中就已出现,2011年8月,三峡全通即已出现生产线全线停产的危机; 2011年三季度,三峡全通资金链的捉肩见肘已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至2012年4月底,三峡全通还款到期的借贷资金就已达到22.5亿元,涉及贷款超过30笔。 2011年12月底中信信托成立期限为18个月、总计4期,募集资金规模达13.4亿元的“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国建设银行承担了其中两期、总计2.697亿元的资金募集任务,而中信信托募集的资金规模为10.703亿元。 三峡全通董事长办公室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称,目前企业的生产确实有大幅下降,基于行业大环境的恶化,目前每月的产量大约为15万吨,主要为来料加工业务。中国网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此前建设的产能为620万吨,也就是说目前的产能不足建设产能的四十分之一。 上述信托业人士对记者指出,放眼全国来看,钢铁行业早在2011年中期已走入下行通道。同在湖北省的武汉钢铁集团甚至转行养猪,来规避这一行业回落的大趋势。中信信托立足全国,有着功底深厚的研究团队,对行业有较强的把控,却罔顾行业趋势,逆市而行,在行业颓势尽显之时仍选择为一家钢铁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确实是难以理解。 消息称,宜昌政府方面已与三峡全通管理层进行谈判,而初步结果是由政府介入控股接盘,“具体控股方案正在谈判中”。 中信“聚信汇金1号”危机未解 早在2012年中,中国网财经中心就曾接到爆料人提供的新闻线索称,中信信托“中信 聚信汇金煤炭资源产业投资基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聚信汇金1号’)”融资方普大集团或存百亿资金黑洞。中信信托与其合作的产品,担保环节盘根错节,危机重重。 相关产品资料显示,“聚信汇金1号”成立于2010年7月30日,信托期限10年,预期收益率为9.5~11%。截至2012年4月30日,该计划募集资金为人民币30.1654亿元,其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两方面:受让并回售普大集团的特定资产收益权(包括8家煤炭生产企业以及3家洗煤厂);用于银行存款、货币债券市场投资、优质信贷资产等低风险投资。 该产品一期的信托事务管理报告显示,位于山西平陆的普大集团所属煤矿均在按计划技改升级,并可出产工程煤。但据记者在平陆调查情况来看,平陆县的几家煤矿早已停产,甚至在大金禾煤业及大金禾金门煤业的厂区内见不到成堆的煤炭。 同时,该报告显示,普大集团所属煤矿公司的相关煤矿技改期间工程煤的出煤量已经接近证载产能,市场需求良好,价格稳定。但据当地人士证实,平陆县数家煤矿早已随煤炭价格暴跌而停产停销。山西阳煤集团某不愿具名的领导称:“大部分民营煤矿早已停产,煤炭价格的下跌对国有大型煤矿的影响并不算大,但也存在少数减产的情况。” 此外,普大集团所属的3家洗煤厂分别为山西柳聚煤业有限公司、山西瑞昶煤焦有限公司、普大东强。对这三家洗煤厂的运营情况,中信信托此前出具报告显示,“正常运营,情况良好。” 事实上,普大集团全资子公司普大东强2010年全年营业收入为0元,利润总额为-10437.78元。记者经调查发现,融资方旗下煤矿几近全线停产,贷款担保盘根错节的情形下,担保措施如一纸空文。 某矿产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有很多细节是煤炭企业能看出来,但信托一方可能不会了解,信息的不对称,造成巨大的隐藏风险。” 信托等机构进入投资之后,常常无法对融资进行有效监督、控制。“再加强控制也会有漏洞。”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在法律上,法定代表人签字的合同被默认有效。这意味着,如果法定代表人有民间借贷,则参股的信托也要按照比例承担连带责任,这会造成公司借贷失控。” 煤炭企业同时承受多方压力,该人士称“在技改中还存在地方政府为提高财政收入,达到政绩而要求煤炭企业提高申报年产量的情况,这也会提高煤炭企业评估价值,无形中增加投资机构的风险”。 据信托业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我国信托受托资产规模达6.32万亿元,三季度单季增量也创出7800亿元新高,按这一增速,年底前信托资产规模极有可能赶超保险业,并取代后者坐上金融业的第二把交椅。 在信托业野蛮增长背后,频频传入投资者耳中的是信托业的警报声,华澳信托、中诚信托、国投信托、吉林信托纷纷被拉下水后,作为信托业的龙头大佬,中信信托也未能独善其身。年内接连爆出兑付危机,中信信托如何应对并度过难关,市场各方拭目以待。 PE水箱
12v球泡灯厂家
宝宝发热手脚冰凉怎么办
缩管机价格
钛挂具价格
B2B平台价格
宝宝反复咳嗽
小孩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两个月大的婴儿咳嗽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