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市民受访多赞同全面禁放烟花爆竹

2018-12-07 02:16:42

市民受访多赞同全面禁放烟花爆竹

在南京新街口及往年燃放烟花爆竹较多的地段,3日随机采访50名南京市民,除一人同意维持现有禁放力度,其余49人支持全面禁放或加大禁放力度。

要热闹,但更要健康

“坚决不买也不放!”在石头城公园附近的外秦淮河河堤上,70岁的陈奶奶明确表示她的禁放立场。“你看,这些都是往年放烟火时留下来的。”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细看,河堤沿线约一米高的水泥花坛台阶上,布满一个个圆形的黑色印记,深浅大小不一。“浅色的时间久了,深色的是近有人偷放留下的。”她说,“每到春节实在吃不消,吵得头疼”,有些人要热闹,但更多人要健康。

去年南京规定,六城区1387个单位、地点及其周边30米范围内禁放烟花爆竹。但所有受访者均表示没关注过这份名单。“有限开放,早就变成全面开放。”家住管家桥63号的朱晓晞说。

57岁的方来发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从夫子庙到建邺区的茶花里,这些年住那儿都受鞭炮的苦。”他家窗户玻璃就曾被爆竹击碎过。

别让脆弱的环境雪上加霜

烟花爆竹的安全是个问题,而呛人的烟气更让方来发受不了。

“去年除夕到初一、初五凌晨以及元宵节当晚,三个时段大气污染物浓度明显异常,短时间内空气污染加剧。”南京市环境监测站相关负责人介绍。

“经过实地检测和实验,我们发现春节燃放鞭炮对短时间里空气中的细微颗粒,也就是PM2.5的增加非常显着。”南京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博导王勤耕说,鞭炮当然不是影响大气质量的主要因素,但考虑到空气受污染程度已非常严重,环境容量已超载,春节期间大规模燃放烟花爆竹,是给脆弱不堪的生态环境雪上加霜。所谓的“环保型”烟花爆竹,其主要成分和工作原理没有根本改变,对环境仍有污染。

“从历史资料看,江苏每年春节期间都有一次静稳天气,这种天气下PM2.5不容易扩散,容易形成雾霾。白天太阳一晒升上去,晚上又会下来。”省气候中心副主任周学东说,南京主城周边丘陵、山脉及城里高楼都有挡风作用,导致雾霾不易扩散,应少放甚至不放鞭炮。

年味不等于爆竹的硝烟味

南京“禁放办”周向阳介绍,南京1994年起禁放,是全国首批立法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城市;2000年后,有民俗学家提出,没有烟花爆竹春节没年味;2001年起,每年都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建议,要求恢复春节燃放习俗;2004年,南京市人大修改禁放规定;2005年,南京开始有限开禁。

3日在街头调查发现,也有市民觉得还是应该放点烟花爆竹,否则没有年味。

“有几年没放爆竹,确实有些冷清。不要每家每户放,可以区为单位,甚至整个南京统一放。”家住龙江小区的“80后”刘倩说,“很多国家跨年时有大型烟火表演,高端大气又避免市民自行燃放的安全隐患。”

“民俗是变化的、动态的,没有一成不变的民俗。”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白莉说,爆竹曾被用来辟邪驱鬼,过年时在自家门口放鞭炮。但现在城市里,不要说在自己家门口,在小区里放也不安全。过年的民俗中,放鞭炮只是众多文化符号之一。烟花爆竹的硝烟味儿不等于就是年味儿。

是“禁”是“放”,科学听民意

白莉认为,民俗怎么变,终还是取决于民众自己的选择,但政府在引导“移风易俗”方面,应有作为。可以既保留浓浓的年味儿,又把其负面影响降到。这方面,我国香港和欧美等地已有先例可循。

40多年前,香港立法严禁燃放烟花爆竹。非法藏有烟花爆竹,可被判罚款2.5万港元、监禁6个月。过年时,政府在特定地点组织烟花晚会,将安全隐患和噪音、烟气扰民的负面影响降到。

今年春节期间,老百姓开始自觉少放、不放烟花爆竹,以减少空气污染。南京供销日用杂品有限公司南京城区烟花爆竹销售额也从前年950万元降到800万元。

其实,南京有关部门已注意到全面禁放的声音。2012年11月,曾委托调查机构对1000户家庭入户调查,结果显示73﹒6%赞同春节燃放。受此调查影响,南京去年没做全面禁放的准备。南京供销日用杂品公司上半年就已和厂家签订销售合同,上千万元的烟花爆竹货品早已进库。

今年南京春节燃放政策还未公布。春节烟花爆竹是禁还是放,不妨开门讨论,广泛听取市民和专家意见,民主决策、科学决策。

广州伊尔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捕鱼手游
废旧物资回收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