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恒大突遭做空Citron列举公司七大危机

2018-11-30 19:09:59

恒大突遭做空 Citron列举公司七大危机

Citron突袭恒大  6月21日,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做空。  当日一早,一家名为Citron Research(香椽)的第三方独立调查机构,用一份长达57页的报告,“突袭”了恒大。  在这份报告中,Citron通过独立分析,列举了大项“五宗罪”,得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骇人的结论恒大实际上已经资不抵债。  当日,恒大股价大跌11.61%。  “这个跌幅已经是开了投资者会议的结果。”一位港股分析师告诉本报,21日下午1点30分,恒大紧急召开了投资者会议,将中午收盘时大跌17%的局面,稍微扭转。  “对方的指责太荒唐了。”恒大董事长许家印在会议上显得十分气愤。他声称,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恒大账上的现金与负债,都有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不可能存在造假。  “今天早上,我们正在沽空恒大,到达我们的目标价我们就会走人。”一位基金经理则这样告诉本报。此前,这些投资者已经收到信息,准备在21日早上沽空恒大。  场面有些难看。21日,恒大这家名列内房股前五的大型地产商,市值一日缩水 76.26亿港元,当日成交量37.14亿港元,较前一日2.99亿港元的成交量,放大超过12倍,其中,做空金额2.54亿港元,较前一日的847.4万港元,放大近30倍!  质疑表外资产负债表  Citron是一家擅长于狙击中国概念股的民间调查机构,曾以做空东南融通并导致其退市而闻名,去年11月,该公司还做空了在美上市的奇虎360,其创始人莱福特曾被美国期货协会自1998年起禁入该行业三年,认为他发布虚假误导性信息欺骗诈骗客户,违背公正公平交易原则。  21日早上,Citron在其官上公布了这份看空恒大的分析报告。  该报告向投资者列出了恒大的“五宗罪”,包括:通过欺骗性的会计处理粉饰报表,掩饰资不抵债的事实;通过贿赂不法获得土地;因融资困难、楼价低迷产生的危机,恒大造出一个复杂的庞氏风格的融资计划;投资足球、影视等高风险、没回报的产业等。  恒大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12月31日,恒大的股权价值为350亿元。然而,Citron指出,恒大通过6种“财技”,夸大了资产,并低估了负债。在对这6种“财技”进行调整后,Citron认为,恒大目前拥有高达710亿元的资金需要在账目进行减值,因此,其备考股权应该为负360亿元。  报告中的一份图表显示,近年来,恒大的快速发展是建立在高负债的基础上。一份图表显示,2006年至2011年,恒大的资产增长速度与其负债增长呈正相关。2006年至今,恒大累积营运现金流量为负280亿元。而造成目前恒大亮丽业绩的原因,正是恒大报表中夸大资产和低估负债的动作。  例如,在夸大资产方面,Citron指出,其中一个招数是“伪造现金余额”。  企业一般会把手上的营运现金流存入银行,作活期存款。按照恒大财报公布的企业营运现金流,Citron计算了从2010年至2011年恒大现金流的利息回报后发现,这笔现金的利息回报率比央行公布的同期短期存款利率还要低。  数据显示,2010年初至2011年底,恒大的营运现金流平均利息回报率从未超过0.5%。而其他地产公司,如绿城、华润置地等企业的  现金流平均利息回报率多在0.5%至1.5%之间。 因此,Citron认为,恒大所公布的庞大的现金流存在造假。  恒大财报显示,截至2011年底,该公司的平均现金流量为284亿元。Citron研究后发现,若参照公司的平均现金流利息回报率来计算,该公司的现金流量仅为119亿元。Citron即认为,恒大在现金流上夸大了约170亿元。  在低估负债的会计处理上,Citron同样给出了例子。  如,2010年,为了融资,恒大与湖南雄震投资有限公司合作过一个名为“中融恒大华府房地产项目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信托融资。在该信托融资中,恒大需要建立一个项目公司,且在会计上,这个项目公司会成为恒大的子公司。  一位从事审计的专业人士告诉本报,信托融资是在中国资金紧缺时特有的融资方式,境外并不常见。一般来说,这种信托融资可以作为表外负债,即由于过程产生的是或有负债,这时,这笔负债不必合并入母公司财报中。  然而,报告称,恒大与雄震的协议还有特别之处。在2010年1月,恒大披露,恒大需要通过12次交易回购合作方的权益。在其中的一次强制性回购中,恒大声称,根据协议,它需要回购雄震49%的股权,回购价格大约是1900万元。  Citron认为,一旦签订类似协议,实际上这已经是一笔负债,而不能以或有负债的形式进行会计处理。  上述审计人士亦表示,若该项资金明确为一笔负债,则需要按照会计准则,体现在恒大的资产负债表上。但在恒大2010的财报上,这笔信托贷款却没有在负债上体现出来。的体现形式,是在2011年的财报上,副总裁介绍中增加了一项“副总裁的职能包括信托融资”。  然而,上述人士提醒道,要衡量此项目公司的负债是否需要披露,首先要考虑两个基本问题。,所该公司属于恒大上市部分,则子公司的负债需要进行合并报表处理。第二,所该项目公司不属于上市部分,则需要根据恒大厘定的公司章程,决定是否需要将此项目公司的财报合并入母公司报表中。  另外,他续称,如果上述信托融资的资金已被资本化,这笔资金就会以资产,而非负债的形式呈现于报表中。  不过,虽然Citron给出了一些看起来非常严重的证据,但对于一些指控,Citron似乎有些吹毛求疵。例如,报告提到,Citron认为恒大将一笔40亿元的项目开发经费通过资本化的方式计入了资产,而非负债中。  一位毕马威的审计人员告诉本报,这种做法在中国的房企非常常见,若不是在IPO的情况下,这样的报表并没什么不妥。  被列举七大危机  除了财报上的问题,报告还列出了恒大目前面临的七大危机,包括:现金流入急剧下滑、高息债务、持续的预售量下滑、低价销售关键资产予关联方、为了维持预售量开展不具经济性的项目、合约销售量大降及大量折价等。  恒大的销售报告显示,2011年上半年,其合约销售量环比增长了146%,但恒大收到的购房押金却无显着变化。截至2010年底,该项押金为240亿元,截至2011年6月底,该数据仍然是240亿元。  押金无法足额回收的同时,恒大还在承受高息额债务。报告指出,截至去年底,恒大的总负债余额为950亿元,净负债对股东权益比率为291%,处于不合理的极高水平。  与此同时,为加紧资金回笼,恒大将住宅售价大幅下调。报告中指出,2011年11月,恒大在丹阳市把售价从8000元/平方米降至6000元/平方米,而且接受首期分期付款。另外,为促进销售,恒大还曾邀请部分员工以30%的折扣购买其开发的住宅。  若情况属实,这样一份报告无疑对恒大是一次巨大的打击。但一位分析师认为,报告中一些数据的来源让人质疑,同时,主观性的措辞不符合研究报告需要符合客观公正的特征。  报告发布后不久,恒大在港交所立即挂出一份公告。该公告称,公司谨此澄清该报告中的指控乃属失实。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详细的澄清报告将会在6月22日发表。

月饼包装机
二手设备回收
涂塑管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